喻喻喻喻喻喻喻♪♬

【恺楚】Safety

龙四...我说不出话来...【。

【楚子航视角】

  尼伯龙根里大雨倾盆,墨黑的天空一如往常般阴沉。

  在寻找有关天空与风之王的线索的任务中楚子航陷入了尼伯龙根。

  双臂发力,从死侍泛着金属光泽的肌肉中拔出村雨,刀刃上覆满了死侍黏稠的黑色血液。

  危险的气息充满了这个炼金领域,蛇形死侍游走在楚子航周围,随时会露出金属化的獠牙。

  捂着腹部,失血让楚子航面色发白,但并不影响他紧紧地握刀,只是四周死侍太多,楚子航独身一人想要干翻全场还是太难。就算他是个杀胚。

  ……

  君焰的火浪让周身的死侍化为灰烬,楚子航半蹲下身,额头上尽是冷汗。动用言灵让他有了喘息的时间,只是失血越发严重,已经出现了眩晕的症状。低头扯开浸透血液的衬衫,一截死侍的金属指甲贯穿侧腹,楚子航在受到这样的重击时只是不带感情的盯着死侍的黄金瞳,利落的拔刀砍断死侍的臂骨,然后变换刀法,将刀刃从口腔送入死侍的大脑。将这个死侍杀死后,楚子航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,没有拔出锋利的死侍指甲,只是尽可能的将暴露在体外的部分切短。

  “看来出不去了。”楚子航淡淡的叹了一口气。语气中并没有什么遗憾。

  多年前那个男人也是死在了这样孤立于整个世界的尼伯龙根里。那个时候自己像个懦夫开车逃跑了。

再后来,那条名唤耶梦加得的初代种死在了自己的怀中,同样是在尼伯龙根里。

  可供怀念的事都在脑中过了一遍。这是楚子航每天睡前必做的功课。

  “三度暴血!”

  龙王之心再度被楚子航亲手开启。以楚子航的危险血统使用三度暴血,只能是堕入变为死侍的深渊。楚子航是明白的,但是出不去的话,只有多杀几个死侍来做最后一点贡献。

  君焰狂暴炽热的火焰卷挟着同样炽热扭曲的空气爆炸开来,摄氏千度的高温直接将半径五十米内的所有死侍化为灰烬。暴血后的楚子航皮肤变成铁青色,浑身都是龙化后的特征。

  继续前进,言灵无法再度使用因为体内的血液几乎只够维持基本体征的存在。蹬地腾空,楚子航将红热的村雨舞出一个圆弧,直直斩断一头死侍的脖子。手上的这柄刀是装备部仿制的,威力虽与原来的那柄御神刀·村雨相似,但并不能抵御君焰的高温,刀身已经接近熔融。

  不知道又斩杀了多少头死侍,村雨刀身布满裂痕,楚子航疲倦地几乎无力抬手。身边又涌来几头死侍,他放弃斩杀,垂手孤零零的立在雨中,永不熄灭的黄金瞳缓缓阖上,意识逐渐涣散,倒了下去。

  但是有个人大步冲进了这个黑暗的世界,坚定的抱住失血过多的楚子航,同时开枪。

  炼金子弹从沙漠之鹰的枪膛中冲出,准确的击中靠近的几只死侍的眉心。

  楚子航挣扎着再次睁眼,模糊的看见一片金光映入眼底,将他的黄金瞳照亮。

  是恺撒。

  楚子航终于陷入了昏迷。

  因为安全了。

评论 ( 5 )
热度 ( 8 )
  1. 没开锁疏桐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恺楚安利贩售集团

© 疏桐 | Powered by LOFTER